宝鸡市委宣传部   宝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主办 中国文明网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时间:2018-04-13   来源:宝鸡日报

  宝鸡是周礼之乡,是周礼文化的发源地。制礼作乐,就是建立典章制度,规范社会秩序和行为准则。周礼中有许多值得挖掘的优秀文化,如革故鼎新、仁者爱人、礼法合治、尊贤重孝、和合相生、克己奉公、一言九鼎等。进入新时代,挖掘、传承好优秀周礼文化,是每一位生活在周礼之乡的人的一项神圣职责。

  对殷商文化的革故鼎新成就了周宽厚温婉的气质

  革故鼎新这个成语出现得较晚,是在唐代一块碑文上首发的。但这个词特别准确地表达了一个新时代兴起时兴利除弊、百废俱兴的状态。

  周的革故鼎新反映在社会的方方面面,最典型的是用分封制代替了商的内外服制度。内服是商王直接统治的地区,外服是其他属国的地盘。商王拥有支配外服的权力,但这个权力很有限,属国基本上是独立自主的。分封制是土地国有,王把土地分封给诸侯,虽然诸侯们都会努力让这些土地变成世袭的,但原则上王有权在诸侯死后收回重分,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对诸侯的控制。

  但这种控制显然太生硬了,于是又有了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宗法制度,用亲情维系社会等级而非强权。周天子是大宗,长子继承王位,其他儿子就被分封到各地做诸侯,对应成为小宗。诸侯在自己的封国里是大宗,长子继承诸侯,其他儿子分到诸侯国里的一个城去做卿大夫,是小宗。卿大夫又在自己的地盘上,和士互为大小宗。

  周和夏商一样,土地是国有的,但周却用井田制极大地促进了生产的发展。周的耕地都是整齐的方块,用水渠和道路分割,三三排列的九块田为一井。庶民可以分到土地耕种,并向领主缴纳贡赋,领主不能买卖井田。每一井田地最中间的一块是公田,由庶民共同耕种,产物由领主上缴国库。

  最后,也是最令今人津津乐道的,就是周建立了礼乐制度。周吸取了商娱乐奢靡以致亡国的教训,限制“靡靡之音”,倡导“节乐”。在庄重的国家仪式上、在祥和的宫廷宴会上,用什么样的音乐、舞蹈配合什么样的礼节,绝对不能超标。比如祭天,这是周代最隆重的礼仪,就可以“奏黄钟,歌大吕,舞云门”,而祭地,就只能“奏太簇,歌应钟,舞咸池”。诸侯互相请客,可以演奏《大雅》里的歌曲;诸侯接见别国使臣,只能演奏《小雅》里的歌曲。乐是如此,礼更严格。由此相辅相成,形成了对应社会各阶层人一生中不断需要恪守和修正的行为准则,维护了全社会共同遵守的良好秩序。在礼乐的熏陶下,周的国家气度、人民素质,迅速变得宽厚温婉、彬彬有礼。(记者 陈亮)

  与万物和合相生的观念 让周探索可持续发展之路

  “和合相生”是周人心中最重要也是最朴素的认知之一,这代表着他们看待世界的眼光,也是周人一直秉持着的哲学思想。所谓“和合”,是指多种并存的、矛盾的,甚至是对立事物的协调统一和发展。往大里说,这是周人和世界万物共处的方式。这一点,从周人善待自然的做法中就能看出来。

  自从人类结束茹毛饮血的生活以后,认识和改造自然就成了他们最重要的工作。从“盘古开天辟地”到“精卫填海”“大禹治水”再到“愚公移山”,人类看待自然的眼光中逐渐少了畏惧、多了自信,但古人仍热爱自然,珍惜自然环境,他们不是胡乱糟蹋,而是有序开发和管理。周文王攻打崇国时,曾出台过《伐崇令》,要求士兵“毋坏屋,毋填井,毋伐树木,毋动六畜”。周文王还曾告诫臣民:“山林非时,不升斤斧,以成草木之长;川泽非时,不入网罟,以成鱼鳖之长。”这就是说,干啥都要讲规矩。你给树木鱼虾时间去成长繁殖,它们就能回报你千倍百倍;你要破坏自然规律,子孙后代就会因此遭罪。

  在《周礼》中记载的“大司徒”一职,就兼任着周代的“环保部长”一职。他和他的同事们在崇山峻岭之间穿行,记录和考察自然环境中的动植物,并要保证它们正常繁衍。同时他们也是监督者,保证统治者颁发的生态保护法规有效执行;还要引导周人合力开发自然环境,让世间万物“和合相生”。

  《周礼》中不只有“大司徒”一种环保官员,还有看守和管理山林的“山虞”和“林衡”。“山虞”负责给山中的物产设置采伐区域和条件,说白了就是设置自然资源保护区;“林衡”负责管理山林,巡查是否有不按规定时间规定地点砍伐树木的人。“泽虞”和“川衡”则是管理各种湖泊、沼泽、河流的官员。除此之外,还有“迹人”“矿人”“牧人”等掌管猎场、矿场和牧场的环保官员。分得这么细,周代的自然环境能不好吗?

  用“和合相生”的哲学思想来对待自然,让周人找到了与自然和谐共处的规律,这种“共赢”的智慧也被后人继承并发扬,使地大物博的中国不断发展,文明传承至今。(记者 张家旗)

  周推崇尊贤重孝塑造了周人敬老爱贤的君子风范

  重视仁德的周人推崇“贤”与“孝”。《礼记·中庸》中说道,“仁者人也,亲亲为大。义者宜也,尊贤为大。”可以看出,尊贤重孝,是中华民族重要的传统美德。

  商朝末年,纣王无道,民不聊生,各地诸侯都把目光投向了西岐,因为在西伯侯姬昌的治理下,这里的百姓路不拾遗、夜不闭户,人民安居乐业。西伯侯仁德爱民、尊贤礼士、人心归附。面对逐渐强大起来的周,纣王坐不住了,他下令拘禁了姬昌,囚于羑里,整整七年。姬昌从羑里回来后,特别思念已故的祖父、父亲还有两位伯父,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,为此他时常泪流满面。有一天,他想到既然不能孝敬自己的父母,就该侍奉其他老人,要让那些鳏寡孤独的老人老有所养。于是,他修建了一座养老堂,不仅收留自己国的老人,其他国来投靠的老人他都接收。因为这件事情,一些贤能之士看好姬昌,纷纷前来投靠。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”,姬昌不仅善待老人,他还求贤若渴,也正因此,周朝才能繁荣昌盛。姬昌被释放归国后,他更加励精图治,费尽心思访求贤才。他听说渭水河畔有一位隐者名叫姜尚,此人有雄才,于是马不停蹄赶到那里去拜访;两个人一番交谈后,姬昌见姜尚果然是韬略盖世,便邀其出仕,辅佐周邦。话说,姜尚为了考验姬昌求贤的诚意,就想出让姬昌为他拉车的主意,做到了才同意辅佐。姬昌求贤心切,毫不犹豫地亲自为姜尚拉车,完全没有顾及自己是王,于是君臣同心,共建周国。

  后来有人作诗称赞周文王:“文王礼士又尊贤,赢得周朝八百年。臣坐辇中观胜景,为君亲自把车牵。”西周尊贤重孝的故事很多,尊贤,国家得以发展;重孝,家庭得以和谐。《诗经·小雅·蓼莪》一诗是周人创作的,是抒写孝子之情的诗篇。周人重孝,除了强调孝在家族关系中的作用外 ,还有一个目的,就是要把它推广为整个社会的道德伦理基础 ,从而维护社会秩序。(记者 于虹)

  周人已有礼法合治的意识德主刑辅让社会更清明

  宝鸡是周礼文化发源地,周公在这里制礼作乐。“礼”是规范社会、人生的典章制度和行为规范,是一种社会道德教化工具。从礼治到法治,再到礼法合治,在我国古代,礼法合治这一思想得到不同程度的实践和调整。

  其实,周人在治理国家时,已经有了“礼法合治”的意识,典故“画地为牢”就是一个例子。故事发生在今岐山所在地,一天,孝子武吉到西岐城卖柴,在南门,为躲避马车,武吉翻转扁担时,不慎打到守门军士王相耳门上,当场打死了王相。文王判他以命相抵,便命人在南门地上画了个圈,作为牢房,又刻了根木头立在地上,作为狱吏,让武吉站在圈里接受惩罚。三天后,散宜生路过南门,见武吉哭,询问得知,武吉家中有七十岁老母亲,担忧母亲饿死。散宜生心生怜悯,向文王提议让武吉先回家,料理好母亲的事务,再来抵王相之命。文王批准,就让武吉回家了,“画地为牢”一词由此得来。

  周文王处理这件事情,体现了礼法合治的意识,做错事要接受相应的惩罚,又合理体恤了一位孝子的孝心,可以说是将德治与法治结合处理的一个案件。周人礼法合治思想中,含有积极意义的东西,既注重道德的教化,又兼顾法的惩治,礼与法、德与刑的结合,共同达到维护社会秩序的目的。

  周人对“德”十分重视。古公亶父祖孙三代,都施行“以德治国”的政策。《史记·周本纪》里讲,古公亶父在迁居周原前,重视农业,为人有品德,爱做义事,族人都很爱戴他;迁居周原后,他继续施行仁义,许多百姓追随他。周重视“德”,使整个社会受到了感染和引导,典故“虞芮之讼”是一个例证。虞、芮两地的人因土地归属问题,争执不能裁决,来到周请姬昌裁决。在周的地界,看见“耕者皆让畔,民俗皆让长”,这种礼让美德感染了虞、芮两地的人,遂退出土地争夺。

  对礼的推崇、对德的重视,使西周社会形成了一定的行为规范和秩序,啥事该做、啥事不该做,在人的脑海中形成了较为固定的思想认知,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社会的文明。当然,仅仅依靠礼和德是不够的,需要结合法与刑的警示惩罚作用,礼法合治、德主刑辅彰显了先进性。(记者 张琼)

责任编辑:谢蕊


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

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