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鸡市委宣传部   宝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主办 中国文明网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
时间:2018-05-03   来源:宝鸡日报

  编者按:宝鸡人自古勤奋实干、锐意进取,各行各业的专业能手代不乏人,各领风骚,许多周原能人受到官方、民间的夸奖和追念。其中有相马能手,有古代名医,有杰出科学家等,他们有人痴迷某一专业,不断钻研;有人爱搞创新,在岗位上求新求变;有人注重德行统一,引领更多人上进……这些专业能人身上,有许多值得今人学习的职业素养和敬业精神。

  伯乐 爱岗敬业

  给秦国军队选战马,被秦穆公封为将军。

  最早的伯乐是谁?他叫孙阳,是一位杰出的相马专家,也是最早被称为伯乐的人。传说,天上管理马匹的神仙叫伯乐,于是,人们就把善于相马的人尊称为伯乐,而孙阳就是历史上第一个伯乐。

  伯乐是春秋时期郜国人,也是秦国人,为啥这样说,因为伯乐长期生活工作在秦国,一直担任秦国主管马政的职务,而且成名于秦国,成就他的人是春秋五霸之一秦穆公。伯乐年少时就有大志,郜国地域狭小,难展宏图,于是伯乐游历多国,最后选择定居秦国。

  秦人与马的关系不一般,秦国就是靠养马起家的,在对抗狄戎的过程中,组建了优秀的骑兵队伍。秦穆公即位后,要壮大秦国,与诸侯争霸中原,战马更是不可少。伯乐善于养马、驯马、相马。他来到秦国,找到了施展抱负的平台。伯乐主管马政期间,热爱本职工作,尽职尽责为秦国军队挑选、训练战马。伯乐把好马分为两种,一种是一般的良马,一种是千里马,他认为选一般的良马不难,而选千里马难。一般的良马看它的筋骨和外形就可以,选千里马光看体形筋骨还不够,还要观察马的内在素质,要得到千里马“贵在神遇”,伯乐一生都在追求与千里马的“神遇”。

  有一次,伯乐出远门,途经太行山,一匹马正拉着一辆盐车在坡路上前行,坡路陡峭,赶车人不停地抽打马匹,那匹马累得呼呼喘气,大汗淋漓。伯乐心生同情,定睛一看是匹良马,却沦落到拉盐车、任人驱打的地步,遂跳下车抱着马痛哭。此马通人性,看到伯乐像遇到知己,“俯而喷,仰而鸣,声达于天,若出金石声”,伯乐认定此马就是千里马。伯乐将此马买下,细细调养,待马匹恢复精力,骑上此马奔驰,果然,只觉两耳生风,喘息的工夫,马儿已跑出百里之外。

  伯乐相马的技术非常高超,因此声名大噪。《战国策》里有个故事,一个贩马商人在马市售马三天,无人过问他的马,得知伯乐途经这里,商贩便百般恳请伯乐去看看自己卖的马中可否有良驹。伯乐盛情难却,去看了一眼就走了,商贩的马匹中并无良马。然而,这一看却了不得,引起了许多买马人的注意,纷纷到这个商贩处购马,商贩乘机抬高价格,只一天马价就涨了十倍。“一顾之价”由此传开,可见人们对伯乐相马技术的高度信赖。

  伯乐一生将相马当作崇高事业,不断精益求精,在秦国富国强兵中,立下汗马功劳,得到秦穆公倚重,被封为“伯乐将军”。伯乐年迈时,秦穆公让他在家族中推荐一人接替职位,伯乐认为自家子弟中没有具备此才能的人,而是推荐了具有相马天赋的九方皋。此外,伯乐将毕生相马经验总结写成著作——《伯乐相马经》,留给后世。(记者 张琼)

  燕伋 德才兼修

  教育界尊师重教的典范,获唐玄宗追封。

  千阳县有座望鲁台,被誉为“中华尊师第一台”,筑台的人是孔子的著名弟子、孔门七十二贤之一燕伋。

  燕伋筑台的目的,是在家乡能遥望他的恩师孔子。说起来,他和孔子有一段很深的渊源。据《燕氏家谱》记载,燕伋一家三代同堂,是一个家道殷实、知书好礼的耕读传家之旺族。当时,孔子在山东曲阜办学授徒,声名远扬。燕伋的父亲早就想让儿子去山东求学。但因儿子年幼,路途遥远,未能成行。燕伋成年后不久,不幸父母相继去世。22岁时,燕伋遵照父亲的遗愿,告别妻儿,背着书箱,远赴千里之外的山东曲阜参加“杏坛”拜师求学活动。

  燕伋拜师后,次年跟随老师孔子及同学到周,考察周社会的吏制和道德规范,用孔子的话说就是“问礼”。因为周是周公姬旦辅佐建立的,是《周礼》的发祥地。燕伋就这样在孔子门下读书,周游考察,经过五年学习,回到故里,在家度过了数年耕读生涯,因想念老师, 35岁时又去鲁国面见孔子。这次,他在鲁游学五年,较全面地接受了齐鲁文化的熏陶与洗礼。

  40岁时他回到千阳,在家乡秉承师志,设教办学,开始正式传授儒家学说。直到 18年后,听闻孔子的儿子伯鱼去世,他第三次去鲁,师徒得以团聚。正欲返回时,不幸又逢尊师去世,戴孝守灵三年,回千阳时燕伋已 65岁。

  燕伋在千阳老家教学时,开凿窑洞设塾坛,聚集学子,教授儒家学业,秉承恩师孔子“有教无类”“因材施教”等教育思想,教出了许多优秀学生,开创了西府设馆教学的先河,让儒家学说在陇东一带广为传播。

  相传,望鲁台正是燕伋 18年教书育人期间,每日用衣襟撩土所筑,日积月累,终于聚土而成高台。别人敬天敬地敬祖先,唯燕伋忠心耿耿敬恩师,其毅力和精神可比愚公,其尊师之举可昭日月;其心之诚,格调之高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

  燕伋辞世后,历代朝廷对其大加封赠,唐玄宗追封他为渔阳伯,宋真宗时加封他为千源侯,明代又追称他为先贤燕子。(记者 巨侃)

  岐伯 精益求精

  识药善医且医论水平高,黄帝拜他为师。

  岐伯这个人和宝鸡关系不一般,为啥这样说呢?岐伯中的“岐”,正是岐山的“岐”字,典籍记载岐伯原居于岐山之下。岐伯是个牛人,医术水平高,连黄帝都尊他为师,经常向他请教医学问题,黄帝问,岐伯答,一问一答,形成了医学名著《黄帝内经》,“岐黄之术”成为中医代称。

  岐伯是上古名医,他的事迹在史书上并没有专门的记述,有零星记载散落古籍中。青铜器研究专家、历史学家庞怀靖曾考证认为,岐伯是今岐山西杜城村一带人。

  岐伯医术高明,《云笈七签·轩辕本纪》记载:“时有仙伯,出于岐山下,号岐伯,善说草木之药性味。”岐山民间传说,岐伯小时候十分聪慧,身为家中长子的他,格外喜欢登上岐山观察山川草木,岐伯拽下草叶尝一尝,揪下树叶闻一闻,热情探索着这座宝山。当时,科学不发达,许多百姓病而无医,只能任由疾病夺去生命。岐伯立志学医,拜访名师,认真研究医术,救治了不少乡亲。岐山下有一个“太方”村,据传就是因岐伯的药方得名,岐伯兼任黄帝的太医,所以,人们把岐伯给乡亲们传授治病药方的地方,叫作“太方”。

  岐伯与黄帝是怎样相识的呢?《路史》里说:“古有岐伯,原居岐山之下。黄帝至岐见岐伯,引载而归,访于治道。”黄帝到岐山下见到岐伯,如获至宝,将其带回部族,向岐伯请教治理国家的方针政策。

  岐伯与黄帝关系很好,是黄帝的臣子、太医兼老师,岐伯一生兢兢业业,在医学领域精益求精,做了不少实在事。岐伯官任“大医”,主持医药领域的事务。岐伯医论水平也很高,黄帝敬重他,常与岐伯探讨医理,传世的《黄帝内经》主要内容正是以黄帝和岐伯问答的体裁写成。《黄帝内经》总结了上古医药理论和经验,奠定了中医基本理论体系,开创了天地人三位一体的医学模式。其中,岐伯功不可没。

  如今,岐伯的医学成就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,世界传统医学联盟主席吴奇曾在岐山西杜城村考察,并在岐山挥毫写下“岐伯故里”四个字。 (记者 张琼)

  李淳风 大胆创新

  改进历法给风定级,受到唐太宗嘉奖。

  提起李淳风,宝鸡人都很熟悉,这位历史上杰出的天文学家、数学家,可谓是当之无愧的英杰人物。

  生于岐山的李淳风,从小聪慧好学,并对天文、历法和数学有着浓厚兴趣。唐贞观初年,年轻的李淳风提出,当时的《戊寅元历》有错误,并提出了 18条修改意见,并上奏朝廷。唐太宗让精通历法的大理寺卿崔善去验证,其中 7条修改意见经过验证被采纳。李淳风的才华和胆识受到唐太宗赞赏,授官将仕郎,年仅 25岁的李淳风供职太史局。太史局就是执掌天文、地理、制历、修史的单位,李淳风在这里如鱼得水,充分施展才华。

  李淳风不断创新专业成果。李淳风是世界上第一个给风定级的人,他用自己设计的“三脚鸡风动标”观风、测风,并将风定为八级。一千年后,欧洲人才在他所定八级风的基础上细化为十三级风。李淳风曾改进汉代落下闳发明的天文浑仪,在上面画了三条线,分别叫作黄道、赤道、白道,这个仪器后来改名叫三辰仪,这个改进一下子创造出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天文观测仪器。李淳风还主持注解了《周髀算经》和《古算十经》,并编注《晋书》《隋书》,创作《推背图》《宅经》……李淳风在朝四十余年间,大胆创新,业绩突出,受到唐初李渊、李世民、李治三代皇帝的重用和提擢。即使到了今天,岐山乡民也以李淳风这位唐代才子为荣。

  岐山县凤鸣镇有个北吴邵村,该村李家道组村民据传是李淳风的后裔,全村有100多户村民,家家姓李。村内至今保留着李淳风墓、李淳风祠堂。村民讲,李淳风谢世后,儿子李谚遵李淳风遗嘱,将其遗骨葬在了家乡天柱山下。如今,村上有一座李淳风祠堂,李氏家族及当地百姓常去祠堂祭拜李淳风,祠堂内绘着“李淳风夜观天象测风算雨”“古算十经,著书立说”等 20余幅故事画,生动地向人们展示了这位唐代岐山才子的故事。 (记者 于虹)

责任编辑:谢蕊


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

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